日常爱好者。

【凌李】热恋那点事儿 08.包子和豆浆之一

08.包子和豆浆之一


之眼中钉 肉中刺


应八月未央YX亲亲的点梗 么么哒 爱你


中篇分段 可能会多写一点关于三个人的片段 算是认认真真写点梗啦!


谢谢大家喜欢。


warning:微谢晗/熏然  因为很喜欢很喜欢鱼蛋演的谢晗这个人设,高情商高帅,华裔海龟!这种设定不当教授不太科学啊!不过在本文里不让他当头号大坏蛋啦!只是腹黑暖男,没有童年的创伤也不反社会,算我的一点小小私心吧。教授梗果然怎么都玩不够啊!


啊哈哈哈哈 仰面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凌远是个胃不好的吃货,不过他似乎很爱吃李熏然做的东西。




李熏然记得,高中的时候追女孩子,最靠谱的方法就是每天早上送温暖,把刚买的热乎乎的肉包子和豆浆悄悄放在她的桌子上,再附上一张纸条。


持续几天风雨无阻,


再铁石心肠的姑娘都不得不从了。




噗。


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了这个,一个没忍住,差点喷了凌远一脸。




阳光明媚的早晨,凌大院长西装革履正襟危坐,一脸认真的在豪饮面前的豆浆。




盘子里的坚果小菜和水果都已经消灭完了,桌子上还摆着的水波蛋也已经灭了一半了。


李熏然见怪不怪,莫名觉得心情特别好,拿出准备好的便当,认真包包好。




“昨天炖的土豆牛肉还留了不少,今天早上我还顺便炒了几个小菜,给你装了一盒饭。中午可以去显摆啦!你也是有爱心便当吃的人了!”


“嘿!我那还用显摆,我只要一路过护士站,就觉得所有的小护士都在扼腕叹息!”


“那可不,我这么多人追,可便宜你了!”




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不肯放过这个让凌院长显摆的机会,折腾了一上午好不容易挨到吃饭的凌院长,一开门便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


凌远发誓这是他这辈子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张长脸。


“哟,凌院长,吃午饭呢?”


“……………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
凌远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


“哎!凌远凌远!太巧了,刚想一起去找你呢!谢晗老师回来了!今天一大早刚下的飞机!不过好像有点水土不服,我带他来医院看看…啊哟…”凌远一把捉住谢晗身后上蹿下跳的李熏然,靠过去咬耳朵。


“你没去上班?”凌远一句话找到了重点,已经开始咬牙切齿。


“我翘班去机场接他啦,不过我爸应该不知道,我偷偷………”


“早上几点去的?”


“刚回来……10点多吧。”


凌远只觉得头越来越大,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,他转过眼盯着那个笑吟吟的男人,努力不让心里的情绪表现在脸上。




“凌院长,怎么,看到我不高兴啊?”


谢晗温和的对上凌远投过来的眼神,气定神闲,一动不动。


凌远悄悄的把右手搭在了熏然的腰上,面上表情不为所动,暗暗使了一把劲儿作为警告。


像小鸟扑腾着的李熏然猛然安静下来。


看到凌远严肃僵硬的表情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


噗。


谢晗是李熏然大学时期的犯罪心理学导师,同时也是他们班的班主任。


年纪轻轻,风度翩翩。


不知道多少女孩子晕倒在他温柔的笑眼里。


大学四年,李熏然倍受谢晗有意无意的照顾。


那个温柔的男人,化一腔柔情在每一个眼神里,不疾不徐的,像春日晨起的薄雾。


无处不在,可轻轻一吹也就散了。




李熏然不傻,谢晗从没逼过他,他也从不提起这些事。


谢晗是熏然最敬重的老师,最知心的朋友。


落花流水,他也一定是懂得的。




李熏然轻轻捏了一下凌远的手腕作为安慰,轻轻咳了一声,也任由他去了。


笑意蔓延在眼角,李熏然微微倚在了凌远肩侧,轻轻的转向了谢晗:“大晗老师,一会取了报告我就送你去酒店,晚上我和凌远给你接风!粤菜怎么样?汤汤水水对胃好。”


“啊,可以可以,都听你安排。”


“你快去吃饭吧,忙了一上午了,便当热了再吃,下午少喝点咖啡啊,下班我来接你好嘛?”


心照不宣的默契。


李熏然难得温柔的语气安抚了爱人焦躁的情绪。凌远乖顺的点了点头,深深的望了一眼谢晗。


“晚上务必赏光。”


“一定。”




拿着菜刀砍电线,一路火花带闪电。




凌院长的便当,显摆给了最想显摆的人看了。




噗。


送谢晗去酒店的路上,李熏然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


“熏然,几年没见,你长大了。”


谢晗眼睛盯着窗外倒退的街景,语气平淡听不出情绪。


“可不么,成天抓穷凶极恶的罪犯呢!这两年我可长进了不少。”


“这么不谦虚,别说是我的学生。”


“那可不行,我恨不得成天显摆!留美教授名牌大学!随便哪本书都是教材!我们组里几个小家伙可崇拜你了,成天抱着你的书和论文啃呢。”


“又酸我,以前也没见你这么没大没小的。”


谢晗看熏然神气活现的耍活宝,仿佛又看到了那些年前,那个青涩却活泼,仗义又善良的李熏然。




那个他捧在手心上的人。




“凌远对你好么?”


这句话在唇舌间转了又转,转了又转。


谢晗转过脸,阳光模糊了他的表情。


一个上坡,车平稳的停在了酒店门前。




“Absolutely."




送走了谢晗和熏然,凌院长握着温热的水杯站在窗前。


着实无心工作。




他弄不清楚塞在心口的一阵憋闷到底源于何处,这介怀到底是对谢晗的,还是对熏然的,亦或者是对自己的?




他比自己早六年认识熏然。


他陪伴了他最难忘也最生涩的时光。


凌远怕,怕自己太渺小,抵不过那些带着黄褐色滤镜下的青葱岁月。


那么优秀那么完美的谢晗,凌远每每想起,总是恨的牙痒。


不过凌远也信,他相信在这个世界上,不会有谁能比自己更爱他。


他有这个自信。




他突然想起早晨的包子豆浆,中午的盒饭。


和无数个夜晚晨间床头的温开水。




见到谢晗的凌远才真切的意识到,自己能拥有李熏然的爱,是何其幸运的一件事。


TBC


也许半夜会二更?哈哈 庆祝鱼蛋出没!

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152 )

© 猫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