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常爱好者。

【凌李】热恋那点事儿 番外二.我是你黑夜里的泪珠

番外二发生在两个人还在朦胧中,两人相互爱恋却又没挑明的纠结中………

哈哈哈

多谢捧场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/-/------

天儿真冷!

今儿白天下了雨夹雪,夜里的风一吹膝盖窝子都疼。
 李熏然紧了紧围巾,把脑袋缩进了连衣帽里。

蹲坐在楼梯上觉得凉,不由得又站起身,巴巴儿的瞅了一眼身后的防盗门,默默的叹了口气。

唉!

手指已经快冻脆了,李熏然又划拉一下手机,盯着上面的时钟发呆。

凌远,你再不回来,我就……

“熏然?熏然是你么?”

电梯门“叮”得一声在身后合上,凌远呆站在电梯隔间的光晕里,傻愣愣的。

脚下像踩了棉花,凌远摇了摇被酒精麻痹的脑袋,错愕的看见心心念念的小人儿就坐在自己家门口,亮闪闪的眉眼,像个委屈的孩子。

我,我是不是喝的太多了?

自嘲的挑了挑嘴角,被晚上那一顿应酬折磨的身心俱疲的凌院长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,膝盖一酸,跪了下来。

“哎哎哎!凌远!凌远!”李熏然吓坏了,连忙把人扶住。

纠结慌乱害羞都被抛到了一边,李熏然知道凌远最近忙,可也没想到他这么辛苦。

凌远热烫的脸颊被熏然圈在怀里,呼吸间带着酒精的气息。头发也被雨夹雪弄湿了,微微凉的蹭在熏然脸上。

像一簇簇小针,扎得熏然眼眶都红了。

“凌远?还好么?”

跌跌撞撞的进了门,把凌远扶坐在沙发上,李熏然担心的摸了摸那人的脸,蹲在沙发前手足无措。

从来没有照顾过人的李警官有些傻眼,只晓得摸摸毛安慰眼前的可怜虫。

以往根根冲天的额发,如今冰凉凉的耷在额前,好像一只浑身湿透了的大猫,乖顺又柔和。

李熏然止不住的心疼。

“没事的熏然,我就是……胃有点疼。”凌远抿起嘴笑了,拼命忍下了抓那人的手指的欲望。

“今天酒喝多了,那个………能不能帮我拿杯热水………”

“啊!好的好的!你等我一下啊!”

李熏然懊恼自己怎么这样笨,连生病的人要喝水都不知道。

凌远捂着肚子低着头,耳边“哒哒哒”的脚步声比止疼药都管用。

如果……如果能一直这么下去就好了。

忍不住去寻找那人的身影,凌远觉得肚子都没那么难受了。

“凌远,你还是去洗个澡吧!这样会感冒的!”

“我去把卧室的空调打开等你……”

话说一半脸却红了,李熏然舔了舔嘴唇,不敢看凌远的眼睛。

可是凌远仿佛没听出李熏然的羞怯,轻轻应了一声便进了浴室。

浴室门“砰”的一声轻响,李熏然捂着脸懊恼的歪倒在凌远客厅的地毯上。

啊!

李熏然,你简直傻死算了!

可是嘴角又不由得弯起了甜蜜的弧度,李熏然盯着沙发椅背上凌远换下来的呢绒外套,想起了他湿润的额发,微红的面颊。

忍不住打了一个滚,李熏然享受着爱情酸甜的折磨。

窗外的雨雪越来越大,狂风卷着雪片砸在窗户上,劈劈啪啪的。

熏然照顾着凌远在床上躺好,凌远头发晕,歪倒在枕头上脸色惨白。

李熏然见不得凌远难受的样子,恨不得替他痛。

“你怎么那么傻,胃不好还喝那么多酒…”熏然修长又冰凉的手按上凌远的太阳穴,圆圆的鹿眼蓄了泪。“怎么办?要不要吃点药?”

“没关系休息一下就好………是我不好,让你担心了。”

凌远睁开眼,那双盈盈的眸子在夜色里闪着墨色的光。

像两颗被舔过的棒棒糖。

凌远觉得气血上涌。

这一眼,看的自己更醉了。

“熏然,能不能让我抱抱你?”

脸颊发烫,凌远眯起了眼,借着酒劲儿张开了怀抱。

窗外刮起了风。

李熏然顿了顿,一双鹿眼融进黑夜里,看不清表情。

他轻轻发出一声叹息。

柔柔的依偎进那人的怀抱里。

“好点儿了么?”

手攀上那人的肩背,李熏然闭上眼睛,任那人的气味窜入鼻腔。

清淡又干净,还有些若有若无的酒气。

“熏然………”

“我好累……”

………

凌远醉了,呢喃着平时绝对说不出口的话。

李熏然像哄小孩似的,轻轻的摇拍他的肩背。

在这个雪夜,李熏然感到有温热的泪珠滑进自己的领口。

他舔了舔唇,压抑住心里的惊讶和酸楚。

“有我呢凌远…”几个字吐的温热,李熏然笑的笃定“我就在你身边。”

“熏然,谢谢你……”

我爱你。

凌远自暴自弃的想着,

窗外的风声呼呼,

没一会就睡着了。

你是我黑夜里默默流下的泪珠。

那么纯粹,

我怕被人看见。

遇见你之前的我是孤独的,我爱孤独,是孤独成就了我。

遇见你之后的我却懦弱了,我望着你黑亮的眼眸,犹豫着。

孤独掐着我的脖子,

我说不出,那句话。

“凌远,我爱你啊。”

听着那人平稳的呼吸,李熏然用舌头碾着唇齿,轻轻的表白。

我是你黑夜里的泪珠。

 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99 )

© 猫砸 | Powered by LOFTER